向战而行的特战尖兵(图)向战而行的特战尖兵(图)

向战而行的特战尖兵(图)
向战而行的特战尖兵——记武警黑龙江省总队某支队特战大队大队长李玉峰  李玉峰始终把训练场当战场,把训练当实战,从难从严磨砺精兵。图为李玉峰带队模拟训练。郝宽虎摄  丛林茂盛、四下静谧,一场解救人质的战斗突然打响。特战小队迅速出动,采取悬崖滑降、隐蔽合围、潜伏狙击、武力突击等手段,一举制服歹徒,成功解救“人质”。指挥这场战斗演练的,是武警黑龙江省总队某支队特战大队大队长李玉峰。他曾荣立1次一等功、5次三等功,被表彰为“全军优秀共产党员”、第18届“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”,2017年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,今年建军节前夕荣膺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……荣誉加身,但这名特战尖兵思考最多的却是——“为了明天的战斗,我们准备好了吗?”  “怕死还当什么兵?”  李玉峰所在的支队,素有“龙江利剑”的美誉。李玉峰则是这把利剑上的刀尖。2006年12月,支队接到上级指令,配合抓捕“陆氏四兄弟”黑社会团伙中的头号嫌犯。这是李玉峰第一次经历实战。  犯罪分子手中持有杀伤性武器,如果负隅顽抗会给抓捕行动带来不小的困难,使用爆震弹或是催泪弹又很容易伤及群众。综合形势判断,必须有队员伪装潜伏至犯罪分子房间摸清室内动向,再伺机行事。  “危险太大了!”一旁的官兵纷纷讨论,队员一旦行迹暴露,很可能会成为犯罪分子的“头号目标”。“我来!”就在大家犹豫不决的时候,队伍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,是李玉峰。  第二天清晨,李玉峰和一名队友化装后抵近犯罪分子所在的房间。几番敲门对话,狡猾的犯罪分子已有警觉,李玉峰当机立断,在队友一脚破开门后,迅速突入房间,将手持凶器的抓捕对象制服在地。  真正的战斗就在几秒钟,这短短几秒体现的却是他舍生忘死、敢于亮剑的战斗精神。李玉峰常说:“当兵就要上战场,怕死还当什么兵?”  更大的挑战来自于他刚刚担任特勤中队副中队长那一年。当年8月,支队接到上级抽调全要素特战排赴西部驻训的命令,李玉峰主动请缨参加。在驻训地,他经历了从军以来最惊心动魄的一次战斗。  一天,李玉峰正带领战士们巡逻,忽然接到警情:驻地发生暴力事件!他立即命令巡逻车掉头,仅用40秒即赶到现场。  此时,街道已浓烟四起,爆炸声此起彼伏,大批群众奔逃躲避。热浪扑面,飞溅的玻璃碎片像冰雹一样噼噼啪啪地打在他们的盾牌上,火焰瞬间蹿起……  为了占据有利位置,李玉峰带领队员们向右侧迂回。突然,一名原本倒地的暴徒瞬间跃起,拿着燃烧瓶要引爆身边的液化气罐。千钧一发之际,李玉峰迅速反应,据枪、瞄准、击发,随着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暴徒瞬时毙命。  群众安危,使命所系。2013年8月,黑龙江发生百年不遇特大洪灾,李玉峰第一个跳进洪水,打木桩堵管涌。在冰冷湍急的河水中一干就是几个小时,洪水拍打着他,手脚被划破,皮肤被泡皱,他依旧咬着牙坚持着。  入伍17年来,李玉峰先后参与完成执勤安保、反恐维稳、武装抓捕、抢险救灾等重大任务近60次。  “天赋,不过是每一次拼尽全力”  2002年12月,入伍不到一星期,李玉峰就在训练中拉伤了韧带。“练不了新课目,体能不能落下。”李玉峰心里想着。那段时间,别人训练队列时他在旁边看,牢记动作要领;别人训练体能时每跑一圈,他就做20个俯卧撑,锻炼上肢力量。  在队里,李玉峰的身体条件属于一般:柔韧性不好,协调性也不强,怎么看都不是个当兵的“好苗子”。在练习前倒时,他总是上下身脱节,动作僵硬,极不协调。  “只要练不死、就往死里练”,李玉峰不信这个邪。倒功训练,他在雪地里一次次跃起,一次次摔向地面,手臂把冰冷的地面砸出了两道雪坑。器械训练,手掌几次磨掉皮,手心磨出血泡,但他却不肯停下来,缠上几层纱布继续练。  渐渐地,通过不断利用休息时间给自己“开小灶”,他的动作越来越有模有样。凭着这股坚韧的意志,李玉峰实现了“当兵就要进特战”的梦想。  进入特勤中队后,为了能成为优秀的狙击手,李玉峰坚持每天据枪5个小时,晚上在微光下练穿针眼、分挑五色豆、针穿大米。在据枪训练中,为了避免影响射击感觉,他坚持不戴护肘,肘部反复磨破,结出了两块死皮,像手茧一样硬。“所谓的天赋,不过是每一次拼尽全力得来的。”从战士到军官,这股信念一直伴随着李玉峰的成长。  “战场上没有做检讨的机会”  为提高特战队员全天候作战能力,李玉峰刻意选择风雪雨雷天练意志,组织队员到山林地、模拟闹市区练潜伏,到荒郊野岭甚至是坟地练心理素质,在枪管上摆上弹壳练稳定,随机设置靶位距离练应变,不断锤炼部队遂行多样化任务能力。  在西部驻训的日子里,李玉峰让战士们反复练习快速更换弹匣,很多队员刚开始时并不理解。直到一次处置任务中,队员刘庆涛的子弹打光了,一名歹徒正举着砍刀向他扑来。关键时刻,刘庆涛转身向后迂回,同时快速更换弹匣,子弹上膛。回身的瞬间,刘庆涛迅速扣动扳机,歹徒应声倒地,手里的砍刀正好砸落在他脚下。  “当时如果再晚1秒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刘庆涛说,“队长是对的,快速更换弹匣赢得的不仅是时间,更是生命!”  一次反劫持演练中,突击小组组长武艳强在强攻“暴徒”可能藏匿房间时,把以往经常设置埋伏的角落仔细搜查后,便用手势引导其他队员交替前进。这时,导调员李玉峰突然宣布:“武艳强阵亡,反劫持行动失败。”  武艳强对这一结果不服气,找到李玉峰“讨个说法”。李玉峰指了指门上方,突击队员们这才发现,门上方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悬挂了一颗“模拟炸弹”。  “战场没有做检讨的机会。实战中,如果对敌情侦察不清就贸然行动,后果不堪设想!”复盘会上,李玉峰的一番话让武艳强很受触动。  此后,他主动向李玉峰请教恐怖袭击的案例分析,带领组员们一起研究反恐行动中核心区武力突击面临的各种情况,并逐一细化应对方案。在后来总队组织的一次反恐演练中,面对导演组设置的6处复杂爆炸装置,武艳强将险情一一排除,带领突击队员一举击毙3名“恐怖分子”,成功解救人质。  严师出高徒。在李玉峰的严格要求下,特战大队先后有37人立功受奖,50多名特战骨干在各类比武中摘金夺银,涌现出“武警部队十大标兵士官”徐闯等一大批先进典型。(□ 经济日报·中国经济网记者 姜天骄)

男单揪心、混双最稳 国羽世锦赛之旅前景几何?男单揪心、混双最稳 国羽世锦赛之旅前景几何?

男单揪心、混双最稳 国羽世锦赛之旅前景几何?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19日电北京时间19日,2019年羽毛球世锦赛在瑞士巴塞尔开战。作为东京奥运会前羽坛规格最高的赛事,中国羽毛球队主力尽遣,向五个冠军发起冲击,混双赛场将成为国羽最为稳定的冲金点。石宇奇因伤遗憾退出世锦赛。资料图:石宇奇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石宇奇因伤遗憾退出世锦赛。资料图:石宇奇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  石宇奇伤退 国羽男单争冠蒙阴影  两周前,中国羽毛球队参加巴塞尔世锦赛的名单最终确定,队伍获得满额20个参赛资格,其中有17个为种子席位。但国羽男单第一主力石宇奇在最后时刻因伤退出比赛,却给男单的争冠前景蒙上阴影。  随着石宇奇的退赛,重夺男单冠军的重任便落在了老将林丹、谌龙和小将陆光祖、黄宇翔的身上。不过,林丹和谌龙近期状态堪忧,在世锦赛前的印尼、日本和泰国三站巡回赛中,两人接连上演“一轮游”,发挥不甚理想。  根据抽签结果,三号种子谌龙与黄宇翔同在1/16区,这意味着两人在第二轮或将上演内战。而林丹和陆光祖则与头号种子桃田贤斗同处1/4区,两位国羽男单想要冲入八强,必须要跨过卫冕冠军这道坎。外界更为看好桃田贤斗世锦赛卫冕成功。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外界更为看好桃田贤斗世锦赛卫冕成功。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 不过男单世界排名前七的选手中,孙完虎、石宇奇和安赛龙相继无缘本届世锦赛,也让外界更加看好桃田贤斗能在巴塞尔成功卫冕。而他最强有力的对手无疑是近来势头正盛的中国台北选手周天成。  陈雨菲领衔国羽女单 直迎群敌挑战  如果说两年前,被迅速推至台前的小将陈雨菲首次参加世锦赛便摘得铜牌的表现,堪称意外之喜,如今经过两年的历练,已经在世界羽坛女单赛场拥有一席之地的她,则完全具备冲击最高领奖台的实力。  本赛季,陈雨菲接连夺得瑞士、全英、澳大利亚和泰国四站公开赛的女单冠军,面对戴资颖、奥原希望的强敌,也扭转此前对决时的劣势,开始占据上风。本届世锦赛,陈雨菲将与韩悦、何冰娇与蔡炎炎共同帮助国羽争夺已经阔别八年的金牌。陈雨菲扛起国羽女单大旗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陈雨菲扛起国羽女单大旗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  但由于出现技术性错误,原本对国羽女单来说实属上签的签表作废。陈雨菲和蔡炎炎被重新抽至下半区,戴资颖堪称最大拦路虎;位于上半区的何冰娇与韩悦,则可能迎战山口茜、奥原希望、因达农,整体争冠难度不小。  此前成功反超戴资颖荣膺女单世界第一的日本选手山口茜,此次作为头号种子来到瑞士,本赛季斩获四个冠军的她也被看做夺冠的最热门人选。但在卫冕冠军马林伤退的情况下,无论是戴资颖还是奥原希望、辛杜,都具备冲击冠军的实力。  混双“双保险” 成国羽最稳冲金点  进入东京奥运周期后举行的两届世锦赛中,中国羽毛球队共夺取过4个冠军,均是出自双打赛场。本届世锦赛,突破11万积分的郑思维/黄雅琼和黄东萍/王懿律组成的混双“双保险”,同样是队伍最稳的冲金点。郑思维/黄雅琼意欲卫冕成功。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)郑思维/黄雅琼意欲卫冕成功。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)  由于世界排名的优势,前两号种子郑思维/黄雅琼和王懿律/黄东萍将分别镇守上下半区,鲁恺/陈露和何济霆/杜玥被分至下半区,集团优势明显。尽管渡边勇大/东野有纱,陈炳顺/吴柳莹实力不容小觑,但金牌早已被视为囊中之物。  相较于国羽在混双赛场的强势,以2017年世锦赛冠军陈清晨/贾一凡为首的女双战线则需要突破日本和韩国多组女双的包围。国羽四对组合依次落入三个分区,避免过早内耗,而凡尘组合所在分区强敌较少,四强之路相对平坦。  而男双赛场则可以用“混战”形容。连同卫冕冠军李俊慧/刘雨辰在内的四对国羽男双,与四队日本男双组合共处下半区,为一个决赛名额展开厮杀。男双赛场向来没有绝对优势可言,因此这一名额的归属仍扑朔迷离。而他们之间的胜者将极有可能面对世界第一的印尼组合吉迪恩/苏卡穆约。